相识、相知、相恋儿童安全座椅(转)

本文转自妇科肿瘤医生阿谭的博客,写的很好,就转到这里了。

2008年冬,我家小朋友出生。出院时我开车接,姥姥抱着裹得严严实实的他坐后排,我小心翼翼开回了家。小朋友一岁后,开始生病感冒,多次开车带他去医院,都是短途,倒没有觉得什么。

2010年夏,小朋友一岁半,我们去了青岛,租车自驾游览山东半岛。小朋友在后座很不老实,上蹿下跳,我一路上提心吊胆,有些紧张。2011年夏,小朋友两岁半,我们自驾去了张北草原,国庆又从北京去了大连,期间有惊无险,很多时候小朋友都是在后排躺在妈妈怀里睡觉。

那个时候,我们的常识是:小孩不能坐副驾驶,后座相对安全。

国庆后,惊闻本院整形外科主任遭遇车祸身亡,据说出事的时候她在后排睡觉。痛心和惋惜之余,感到后排也不安全,必须买儿童安全座椅了。

进商场一看,儿童安全座椅都在2000元左右!而且只要和小朋友说以后要坐安全座椅,他的头就摇得像拨浪鼓。根据他在后座不羁的表现,能把他乖乖地捆在座椅里,实在没有信心。于是,暂时放弃了购买念头。

此后开车带小朋友外出时,更为小心谨慎。即便如此,有一次还是因为躲闪横空出世的自行车,稍微急刹了一下,他的嘴唇就磕破了。

2012年5月,我到美国斯坦福大学做访问学者,计划让小朋友和她妈暑假到美国呆两月。到美国之后,我才真正体“生活在汽车轮子上的国家”的含义,有车十分方便,无车寸步难行,尤其是公共交通不发达的西海岸。美国的高速多不收费,油价折合成人民币也比中国便宜。于是我决定,他们到美国后我租辆车开。

用中国驾照可以在加州申请临时驾照开三个月,但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,更为了了解美国的汽车文化,我去考了美国驾照。据说中国有开车经验的司机,在美国考驾照平均要折三四次。国内某些司机惯用的小聪明,在老美考官看来却是致命错误。

我很幸运一次考过。大概是因为我是一个守规矩的驾驶员,美国的交规,正是我认为中国交规应该有却没有的。我的多篇微博都是在跨界比较中美之间的交通文化的差异。

在一个交通管理局考交通法规时,我看见了墙上的提示。大意为:加州法律规定,儿童乘车必须坐儿童安全座椅。有很详细的说明和图示,结尾写着:如果驾车时未让儿童坐专用座椅,可能会以蓄意谋杀被起诉。

我感到了问题的严肃性和严重性。

我向房东借儿童安全座椅。房东告诉我,他们孩子都上大学了,座椅早已处理。邻居可能有,但不敢借给我,因为属于安全用品,出了事故责任不清。房东还告诉我,租车时可以租儿童安全座椅,大概每天10多美元。如果经常用车,不如买一个。

他问我的小孩多大,我说3岁半左右。他说3岁以上的儿童安全座椅便宜,40美元可以买一个。于是,我搭房东的便车去了旧金山湾区的一家超市,花34美元买了一个儿童安全座椅。

万事俱备,只等入座。

6月底,我回北京参加一个国际会议,然后一家三口飞往旧金山。朋友开车带着我新买的儿童安全座椅来机场接我们。

在飞机上和等待进关的时候,我们给小朋友打预防针,说到美国一定要坐儿童安全座椅,否则警察叔叔会把爸爸妈妈抓走!与开车接我们的朋友也进行了沟通。

出机场上车后,将小朋友放进了儿童安全座椅,干净利落扣上安全带。没有任何反抗言行发生!

美国国庆放假,我们报了一个黄石公园和大峡谷的大巴旅游团。按照建议,我们拎着儿童安全座椅上了大巴。小朋友在里面老老实实坐了半天,突然发现大人们不系安全带,于是抗议。

我们问司机和导游,他们说欧洲早就要求大巴上的所有人员包括儿童都必须系安全带,但美国明年才实行。于是,我们只好重视小朋友的抗议。但是告诉他,坐大巴不用,坐小车仍然要坐专用座椅。

美国医生多半起得早,小医生5点半就到病房,7点开始学术讲座,8点进手术室。但是他们收工也早,下午4点后除了值班大夫很难见到人了。于是,我充分利用每天下午4点后和每个周末,领略美国西海岸的自然景色,自驾去了优山美地国家公园、17英里海岸、半月湾、一号公路、旧金山金门大桥和索萨利托小镇、洛杉矶迪斯尼乐园……。

在这些旅途中,小朋友老老实实坐在安全座椅里。每次上高速前,我就学空中乘务员的提醒:要上高速了,请确认安全带是否系好?小朋友欢快配合:系好了,起飞!

7月底,我按既定计划到东海岸的哈佛大学和纽约的癌症中心访问,他们母子随同前往。离开时,房东一家在外度假。考虑到8月底要返回旧金山,总不能提着安全座椅赶飞机,于是将它放在了车库。

驾着租了有一段时间的车前往旧金山SFO机场,由于没有儿童安全座椅,我们将小朋友横放在后座上。一路上,我看见闪着灯像警车的车辆就发毛。我可不想以蓄意谋杀罪被起诉。

还车后进入机场办理乘机手续才发现,很多夫妇拎着儿童安全座椅办手续。后来才明白,在美国,拎着儿童安全座椅、带着孩童乘飞机司空见惯,很多人下飞机就租车,每次都租用座椅太不合算。

在波士顿和纽约期间的周末,租车游览了著名的常春藤联盟8个大学中的6所,也算名校膜拜和文化之旅了。租儿童安全座椅花了60美元,比买一个贵很多。

8月底,从纽约回到旧金山,到租车中心取车。工作人员看我们有小孩,就问我们是否有儿童安全座椅,说如果没有,门卫是不会让车出门的。因为已经有一副安全座椅在房东车库,而且我们很快就要回国,我不想再租。于是,我把行李放进后备箱,让他们母子步行到大街,我开车去接。

三天后,我们从旧金山回到了北京。其中的一件行李,就是那个用了两个月的儿童安全座椅。

回国之后,小朋友已经完全习惯坐儿童安全座椅了。而且在没有被系好安全带前,绝不会让我开车。

今年3月,我去洛杉矶参加美国妇科肿瘤学会年会。会议结束后,我请假两天自驾独游南加州。但实际上,有大半天我是在洛杉矶长滩附近的超市游览。因为我想给小朋友买一个4岁以上可用的安全座椅,也就是增高坐垫

转了几家超市,都没有找到单买4岁以上的安全座椅。那种可以从出生一直用到12岁的几件套豪华装,昂贵不说,体积庞大,无法带回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,在热心黑人大妈的帮助下,我终于找到了一家儿童用品商店。进行性价比分析后,还是买了那个某个牌子的增高坐垫。标价24.99美元,当天搞活动,20美元一个。体积不大,我买了三个,自留一个,另两个送了朋友。

现在,小朋友俨然把儿童安全座椅当做他的财产加以严格保护了。

写这么多,是想告诉大家,儿童安全座椅的重要性是肯定的。如果有机会出国,不妨留点时间,不买包包不买表,海淘一个回来。如果暂时没有机会海淘,几万几十万的车都买了,就一狠心一跺脚一闭眼一咬牙吧。

我还想说的是,很多人担心小孩对儿童安全座椅不依从。但您已经看到,只要大人统一口径,并痛下决心,小孩毕竟是小孩。成为习惯后,就很自然了。

我再想说的是,不要自持驾驶技术好,就认为儿童安全座椅多余。道路之上,风云莫测。国外强制儿童安全座椅,来源于血的教训和科学试验。

最后,呼吁对儿童安全座椅立法而非道德倡议,更希望对相关企业减免税费,降低价格。儿童安全座椅,不应该是王谢堂前燕,早该飞入寻常百姓家。

正如网友所说,要带孩子经历世界,不带孩子经历危险。

祖国的花朵,安全第一!

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

支付宝扫一扫赞助

微信钱包扫描赞助

优惠券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